❉談個戀愛有多難(下)❉[韓葉]ABO設定(完)

❉谈个恋爱有多难❉[韩叶/ABO]

❀博主最近文力真是不行……(捂心口  有沒有小天使來跟博主談一談;H;(救 誒多|||@蠑八 八八太太快來^q^

❀老韓的生賀><ps老韓以外的單箭頭有/

❀娛樂圈設定,兩個純純的影帝的pure love story——(滾開啦  腦洞小天使thx@愚城  由於大綱列出來之後篇幅有點長,沒能在老韓的正日子完結掉對不起(>人<;)!!!請饒過我!!!!

❀這篇想寫的是知根知底都快爛了的韓葉,一開始萌上的理由就是這種正宮一樣的默契(),譬如葉修退役的時候的“等你回來”,等等等等……希望大家能喜歡>A<

❀這篇五千多字,博主表示想改名叫:寫篇生賀多有難——

❀老韓我寫完了>v<~有傻白甜喔!

❀由於更遲了一天,附上全篇地址:

章一-->http://aamikaa.lofter.com/post/3099a5_1004770

章二-->http://aamikaa.lofter.com/post/3099a5_1008554

章三-->http://aamikaa.lofter.com/post/3099a5_1017e81

 

 

当晚回去又来了一发,算是把叶修发情期的主要过程都强行缩短在了休息时间。为了第二天仍然能够正常拍戏韩文清极尽所能地温柔,当他邀功一般地询问叶修是不是一点也不累的时候,叶修扁了扁嘴说,反正你还是为了工作。

 

说是这么说,翌日两个人收拾好了一切,还是马不停蹄地奔向了片场。还是那个风,还是那个沙,还是那个车,韩文清倒是进步了点,三个字磕磕绊绊地总算说出口了——虽然这离可以过还差着孙悟空一个跟头的距离。

 

场间休息的时候导演派来的苦逼场记暗搓搓地走过来,束手呆在一边,一副“两位大大哪里不顺心告诉我我能给您提鞋”的样子横在两个人的视线边缘,碍眼得慌。叶修越过场记去看韩文清,抬手帮人摘了头发上粘着的爆破颗粒物,末了又顺手掸了掸对方的衣服。韩文清端坐着像是太上皇一样接受伺候,默不作声地与身边人接通了十万伏特电压,秋天的菠菜在空气里滋滋作响,含情脉脉。

 

场记悄悄捂了眼睛,三步并作两步逃开——这两个人分明亲昵得很,为什么就是不好好演戏!

 

叶修看着那人远去的身影,相当舒爽地伸了个懒腰,了然地向韩文清递过去了一个眼神。两个人都不喜欢这种被人插在中间的感觉,颇有种天鹅洗澡鸡凑热闹的尴尬和无奈。叶修回想着什么似的半阖上了眼睛,终于得以清净的他打算小小打个盹。

 

韩文清操起矮桌上的杂志摊开,啪一下贴心地盖在叶修的脸上。

 

叶修的手抓住书脊抬了抬,瞟了眼始作俑者正想说些什么,方锐大包小包地走了回来。两个人抬头看了看,很快叶修皱了皱鼻子飞快地转回头低头装鸵鸟——发情期的Omega总是厌食,虽然叶修也不想与大众情人一样的美食过不去,但是生理反应总是无法避免。

 

“叶修大大,你再不吃东西我跟你急!”方锐把一袋子的花花绿绿几乎是砸一样地放在矮桌上。

 

“一个大男人,拿一袋零食泄愤,出息。”埋着头的人偷偷呛了方锐一句。

 

“快点吃。”韩文清拍他的后脑勺,叶修抬起脑袋来看了看那只宽厚的、刚刚才落到他后脑勺的手,不满地死死盯着。

 

“爱看?”韩文清把右手伸到叶修眼前晃晃,“爱看也不能砍了给你。”

 

“去。”叶修笑了声,“我吃瓜子。”

 

方锐在那兜子里头翻了翻,“呐。”他抛了一包给叶修,叶修扬手接住。

 

“我剥。”韩文清接了过去。

 

“再吃点肉。”

 

“我撕开。”

 

“……还有点儿渴。”

 

“我去买水。”

 

韩文清站起身。结果或是坐着或是蹲着的两个人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绊住了他的脚步。韩文清回头不解地看去。

 

“谈恋爱不是这样子啊,老韩。”叶修坐在阳伞下笑,眯着温润的眼,风衣的金色排扣和一口白牙在太阳底下一齐闪耀,“你以为这样就能说得出‘我爱你’了?”

 

“那应该怎么办?”韩文清穿着军装暴露在阳光的直射之下,热的冒烟儿。他有些不耐烦地扬着嘴角问,利落的短发间汗珠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掉了下来。

 

叶修沉吟,跑来蹭伞下阴凉的黄少天挤过来插了一嘴:“你应该让叶修帮你干这些。”

 

“你边儿呆着去!”叶修把人推搡开。

 

 

“说实话我没懂你白天的意思。”灯光蒙昧的房间内,韩文清相当认真地说。

 

“要脱衣服就速度脱,赶紧的。”叶修揪着眉头全身泛着粉红,他高抬起双臂交叠在脑后,摆出任君摆布的模样让韩文清给他脱衣服。

 

“烟扔了。”韩文清转回正题,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盯着叶修的嘴上。

 

“喔,”叶修腾出一只手费劲地把火星摁熄,他喘了口气,感觉到自己信息素的味道涌进鼻腔,好像更加浓烈了些,“先做着,学术问题以后再讨论。”

 

“啧啧。”男人啃了一口他的眉心,“还在学戏那会,你还是个一脱衣服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主儿。”

 

“时光荏苒。”叶修扬起下巴亲了亲韩文清的胡渣子,胯部贴近对方蹭了蹭,“你还不是学会调侃我了吗……唔、嗯……”

 

 

认识了这么多年,从青涩的学校走到城府的社会,韩文清几乎是叶修唯一一个不带脑子相处都比带脑子要顺溜的人。他不用去思索对方的举动、自己的回应,只是一切都那样顺理成章,水到渠成。但是相应地,他便是不能希冀也不能奢求对方也去好好反思这段关系——互相解决对方发情期的生理问题,互相熟知对方任何一个小习惯,互相出入对方的屋子像是自己家如鱼得水,互相在对方说出下一句之前自然而然地心照不宣——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,谁又能相信他俩之间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情呢?恐怕也只有韩文清执迷不悟罢了。而更沮丧的莫过于,叶修这个当局者,清醒得跟旁观者一样。

 

演戏演惯了,人总是活在戏里,活在千家万户的情感期待里,活在姓名各不相同的喜怒哀乐里,出不来。

 

他可以是他饰演过的任何一个角色的伴侣,却不能是他韩文清的伴侣——为什么?凭什么?

 

像是注意到叶修的走神,韩文清不满地扣紧了他。他感觉到对方的親吻已经从锁骨处慢慢移向了心脏,嘴唇的温度停留了半晌,像是在感受他的脉搏。

 

屋子里沉默了一阵子。叶修阖上了眼。

 

“疼吗。”他听见韩文清边亲吻着他的左胸口,这样问道。

 

 

——叶修于是霎时知道,这个人并不是什么都感觉不到。纵使韩文清生性不善猜人心思,但某种程度上对他却是通透得很。

 

韩文清只是没有想过和他之间除了手足以外可能的相处模式。因为这段关系太过于自然而然了,自然到麻痹了思想、成为了举手投足间的习惯。兄弟和挚友的关系远远推开了本有可能的、更加深刻的、恋人那样的羁绊。

 

叶修安心地闭上了眼。

 

“你不觉得……就咱们这样也挺好的吗?”他问,带着一种自己都未意识到的试探。

 

“怎样?”韩文清亲吻他额角的细汗。

 

“就这样。”叶修回吻过去。

 

韩文清不语。

 

“是说老韩,”满脸红晕的Omega抬起眸子,墨黑之中却是少见的一往而深,甚至认真到带上了挑衅意味的笑意,“不然我们在一起吧,一辈子你觉得咋样。”

 

“不是演戏,也不是为了演戏。”末了叶修又补了一句。

 

“……”韩文清直直地看着人眼中难有的璀璨光华,沉默半晌,“我考虑一晚。”

 

他总觉得,若是面对这个人而作出的决定,必须用他所不擅长的谨小慎微来表达尊重和所有温柔的爱意。

 

叶修也迎上了他的目光,专注地与他对视。良久他笑,道,“好。”

 

 

第二天两人依旧起来互相打点打点,奔赴片场。出门前韩文清把一件薄外套披到了叶修身上,没有说话。

 

叶修也沉默着,只是伸出手,拉紧了外套。

 

 

片场里头还是跟往日一样嘈杂,所有人来来往往,没有人会知晓两位主演之间秘而不宣的关系。他们还是一样地在各自的位置上劳碌,看着太阳起落,眼睛一睁一闭地混过日子。

 

有人安放好了装置开始试风,断断续续的强风卷着沙尘,地面上小一些的颗粒都被撵得四处跑。韩文清的黑色马靴踩上了凹凸不平的水泥路,肩章上金黄的麦穗随着风荡,腰间的武装带却是紧紧地束得齐整,胸前的军功章也闪闪发亮。他张开双臂,适应着风速和风向,脑袋里头走马灯似的过着剧本,做最后的准备。

 

就在一片安谧之中似乎从远处卷来了些许惊叫,接着那渐渐蹿升的分贝打着旋飘忽过来,很快浪潮一般地拥到近前,喧哗填满了耳畔。韩文清睁了眼,巨大的撞击声磕磕绊绊地传来,那辆刻意做旧的黑色轿车振着地面向着坡下滑了下去,带起纷纷扬扬的土,那震感穿透地面,向着韩文清的足下袭来。

 

尖叫声四起,每一喊似乎都踩在韩文清的神经上。他整个人震悚起来,慌张地四处旋身、目光狂扫,寻找叶修的身影。

 

他看见方锐急上两步,视线追着轿车的去向惊叹了句:“我操……”

 

然后耳边被震撼的声音陡然拔高了起来。

 

“……叶修在里面!!!!”

 

 

当手刹松动的时候,叶修正坐在驾驶室内回忆剧本。他的脑子里不断闪过韩文清沉默无声的脸,数次打断了他对于剧情的练习。

 

然后感觉座椅往前一突,霎时之间的失重感让叶修的心本能地慌了一下。

 

他把台词本放到副驾驶位,左手去摸门把手,准备一看不对就开门出去。

 

不过失灵的刹车没有给他机会,叶修的手刚触及车门,整辆车便失去了控制。

 

——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脑子里一片空白,反应跟上之前他单手撑着座椅往后座跳去,然后被车头撞击树木的冲击直接振到了坐垫底下。

 

 

还好没有死。

 

车门在冲撞之后很快被打开,叶修惊魂未定的视野里出现韩文清大幅度喘气的脸,他哈出的气灼热又急促,汗珠大颗大颗地从额际掉下,那个儒雅又风度翩翩的军官形象早已不知所踪。

 

韩文清在方锐的嘶喊之中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追着那辆车奔了出去。他记不得自己的手脚都是如何动作的,那一瞬间只有风在呼啸,而他的眼里只有那辆失控而摇摇欲坠的车。

 

他发疯一般地伸手去够,整颗心比人还要往前扑。

 

叶修叶修叶修。他的脑子里装满了这个名字,再也容不下其他。

 

车身因为碰撞而停了下来,巨大的响声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Alpha心中一惊。他几步跨上,恨不得插上双翅飞过去,然后一边祈祷一边拉开了车门。

 

 

那双明亮的黑色眸子看着他。

 

——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。

 

“疼吗?”

 

“……疼。”

他老实地说。

 

 

当叶修觉察韩文清不假思索地打开的是后座的车门时,他笑了。

 

为了劫后余生高兴,为了能再次看见他的Alpha高兴,为了他的Alpha在这种关头仍然与他拥有那样出色的默契高兴。

 

他蓦然发觉,其实这种不带脑子的相处也挺好的。

 

 

幸好因为那棵树是道具的关系,叶修没有受到什么过于严重的伤害。只是全身青青紫紫,几处擦伤,加上一记软组织挫伤了事。不过即使是一丁点的伤害都足够媒体、粉丝包括韩文清本人谴责制片方好一阵了,《THE TENTH》的拍摄也因此被迫搁置了一个月。

 

伤后一周的记者发布会上,韩文清和叶修并肩坐在中央。依旧是镁光灯闪烁不断,两个人眯着眼避让,一个比一个做得端直,红绸布的台子底下两只手却是拉得紧密。

 

叶修回想起他被抬送医院当晚,韩文清站在病床前跟他说的那番话。

 

他从没有听过这个多年的挚友、拍档、老友,有一天会当着他说出这么多掏心掏肺的话。

 

不过前面的大体上可以忽略,叶修敏捷地抓住了中心思想。

 

“我觉得一辈子不能轻率,所以我想了一夜。

 

“我爱你,就这样。”

 

叶修转脸看看韩文清的表情,还是老样子一脸正直样,于是叶修也咳了咳面对媒体,摆出严肃正经的脸色。

 

台下的记者们不明所以,两个人却是对于这种地下恋一样的刺激乐在其中。直到有个记者提问:“叶神比起开拍前的发布会,好像吸烟方面少了许多?”

 

叶修苦着脸对着镜头:“你们韩文清大大,可会养生了。”

 

 

尾声.

还是一个微光撒入的早晨,韩文清从自家床上醒来,看见满头乱糟糟地蹲在自己电脑前刷微博的人,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情景有点熟悉。

 

“在干什么?”他拢着头发问。

 

“刷微博。”叶修说,“有人拍到了我俩出入老林家酒吧的照片。”

 

韩文清不着急,他掀开被子走到电脑前,带着一股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度。

 

“这是哪回?”他弯身在叶修耳边问。

 

“这是那天,第一天你失败那次,我从老林的bar里把你扶出来的时候。”

 

韩文清:“喔。”

 

他看着屏幕,那上面PO主带的文字写道,“这不是XXX和XX吗?[馋嘴]”

 

叶修盯着他表情半晌没什么动静,于是敲起了键盘。

 

@叶修V:这是拍戏中,敬请期待!//@韩叶生一堆:这不是XXX和XX吗?[馋嘴]

 

很快转发又添了一条:

@叶修大大舔舔舔:The Tenth的服装可不是这样的喔!//@叶修V:这是拍戏中,敬请期待!//@韩叶生一堆:这不是XXX和XX吗?[馋嘴]

 

 

@韩文清V:片名不叫THE TENTH,叫我和你男神的一辈子。//@叶修大大舔舔舔:The Tenth的服装可不是这样的喔!//@叶修V:这是拍戏中,敬请期待!//@韩叶生一堆:这不是XXX和XX吗?[馋嘴]

 

 

FIN.

 
评论(18)
热度(279)